亚博体彩APP

何梅:幫助別人是她最快樂的事
發布日期:2019-02-28來源:

   

  新年伊始,姑蘇區吳門橋街道南環第三社區退休居民何梅分別向蘇州慈善總會和蘇州紅十字會獻上了自己的愛心捐款壹萬和貳仟元。這一萬元錢,是她一分、五分、一角的累積了30年的“零錢”。只為積累點滴愛心來幫助別人。頓時,30年攢1萬塊全捐了,60歲退休阿姨成為蘇城新年慈善“第一捐” 的新聞迅速成為居民熱議的話題。“梅花姐姐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向你致敬”“大愛無疆,為你點贊”“何梅,真不容易,像你的善舉致敬”在微信朋友圈里大家紛紛表示支持。面對大家的贊許,何梅表示:只是做了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幫助別人是她最快樂的事。

  酷愛梅花品格,改名明志

  何梅今年60周歲,是南環第三社區里出了名的“愛心志愿者”。何梅的勤儉持家、樂善好施、助人為樂、見義勇為的精神一直是社區居民學習的榜樣。與何梅相熟的人都會親切的喊她一聲“梅花姐”。 梅花所特有的凌霜斗雪、迎春開放、高潔、堅強、不畏嚴寒的精神品質是何梅一生的追求。父母給何梅取名“何秀云”,用“云”字寓意家里能再填一個弟弟,何梅打心里不喜歡這個名字。當她逐漸長大,她在書中看到梅花不管風吹雨打都不怕。便想:如果我叫何挴不是挺好的嗎?就這樣她把想法和父母說了,經過父母同意后她的名字從“何秀云”正式改為“何梅”,小名梅花。

  母親的言傳身教,為她播下善良的種子

  何梅善良來源于她的母親,何梅曾表示:對她影響最大的是她的母親,是她母親的言傳身教讓她在有能力的情況下盡量的去幫助別人。自她記事起,母親是個很節儉的人,為了貼補家用,母親繡花,我們兄弟三人割草、紡紗做常熟花邊。在母親的操持下家里的日子還算寬裕。當時村上有一戶人家,家里只有一個父親帶著兩個孩子生活,是村上日子過得最苦的一戶。母親常常把家里的東西送給這戶人家,何梅常常問母親,為什么把東西放籃子里掛在高處不給他們吃。母親說:有東西給別人吃是好事,要懂得怎么去幫助別人。

  在何梅八歲的時候,父母帶她要做船去常熟看病。為了節約盤纏,母親帶了十個粽子作為來回的口糧。在船上,一個小孩因為肚子餓哭鬧不止。何梅的母親便拿出六個粽子給了小孩的母子。何梅和父親都埋怨母親,給兩個就好了,現在我們也要餓肚子了。何梅母親卻告訴她,他們看起來比我們苦,給他們多吃一點。妹妹啊,等你長大以后也要做好事,把好的東西送給苦難的人。

  何梅母親生前曾多次住院。在治療期間,母親常常把省下來的東西送給其他有困難的病友人們吃。曾經有一天外面正下著大雪,何梅的母親想吃餛飩,何梅便冒著雪將熱氣騰騰的餛飩送給母親吃。隔壁床的阿婆小聲嘀咕著,兒子、兒媳也不來看我,肚子餓啊。何梅母親便讓何梅再去買一碗回來送給阿婆吃。外面又冷路又滑,何梅一不小心還滑了一跤,心里特別懊糟。當何梅把餛飩遞給阿婆時,阿婆表示:剛才你媽媽先把餛飩給我吃了。看著母親三口兩口就把餛飩吃完了,心里特別不是滋味。就這樣,何梅的母親用她的一言一行為何梅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課。何梅永遠都記得,在她母親臨終前對她語重心長說過的話:妹妹啊你要記住,你一定要多做好事,多做好事好的。何梅堅守了對母親的曾諾。她表示:我是一個地道的農民,要保持農民的勤儉、質樸、善良的本色不變。我為我能幫助別人而感動快樂。

  勤儉持家,低配的生活也能活出高品質的享受

  何梅僅僅是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每個月也只有兩千不到。丈夫退休前也是一位上班族。何梅家是一室一廳的房子,臥室里一張床一個電視。客廳里一張餐桌幾把椅子。必備的家用電器以外就沒有什么多余的東西。雖然各種擺設都已陳舊但是非常整潔干凈。家里特別吸引眼球的是衣柜門上掛著何梅常穿的一套志愿者服裝、房門上掛著各種志愿服務時佩戴的工作牌。陽臺上一張舊書桌,旁邊堆著一摞看過的舊報紙。何梅的衣柜沒有時尚新潮的時裝,只有過時很久的舊衣服。何梅夫妻都十分節儉,對穿著更是不十分講究。他們的很多衣服都可以往上追溯幾年甚至幾十年。何梅經常戴的圍巾還是1979年母親給她買的紅圍巾,夏天經常穿的還是那件穿了超過十年的玫紅色T恤。雖然衣服很樸實,但是何梅也是極愛漂亮的。一襲齊腰的長發扎成的馬尾辮總是那么順滑美麗。何梅常說,衣服沒有壞就可以穿。有時襪子破了,何梅的老公還會親自動手為她縫補起來。一次何梅看到丈夫的棉毛衫太破舊了,就丟到垃圾桶里。可等她外出回來,發現垃圾桶里的破衣服被他丈夫縫補好洗干凈又出現在了陽臺上,每次提起都覺得好笑。何梅夫妻雖然穿著上不講究,可是在飲食上卻十分認真。丈夫很喜歡吃肉,只要有肉吃就開心了。為了配合丈夫的喜好,她通常早上5點起床用糯米燒成的飯做成餅煎一下。湯圓、粽子、山芋、蔬菜餅更是他們餐桌上的常客。中午常常用肋條、夾心肉做紅燒肉、肉圓、面筋塞肉等美食。晚上兩個人就吃些饅頭包子和中午剩下來的飯菜。這樣的一日三餐讓何梅夫妻倆及其享受。這樣的平凡而簡單的生活在當下可以算是簡樸中的簡單,估計很多人覺得這是對自己的一種苛刻,可是何梅夫妻倆來說,精神上的滿足才是真正的享受。他們“苛刻”的生活,只為把本該自己享受的金錢拿來做更有意義的事——幫助有困難的人。

  何梅夫妻倆的日常生活非常有規律,每天早上5點起床做早飯,每天七點多準時出門“上班”參加各類志愿服務活動。丈夫上午出去逛逛,下午固定在陽臺上看兩個半小時的報紙。晚上固定觀看蘇州臺和中央臺播放的節目,新聞類的節目是必看的。晚上九點就早早的睡。何梅還有一個的習慣,從2015年11月開始每天堅持寫日記。將每一天做的點點滴滴都會寫在日記里。2018年10月1日,何梅白天在火車站做義工,下班后就直接到金雞湖噴泉做志愿者服務,觀看噴泉的人很多人山人海的。活動結束到家里都巳經是11點多了。何梅雖然累的快要散架子了,但是一到家還是堅持寫日記。把當天做過的志愿者服務內容和那些讓她感動的人和事等都一一記錄下來。2016年6月8日,蘇州市慈善總會,2000元;2016年7月1日,姑蘇區紅十字會,1000元;2017年2月14日,姑蘇區紅十字會,1000元;2017年3月9日,姑蘇區紅十字會,2000元;2017年3月31日,姑蘇區紅十字會,2000元;2017年5月25日,蘇州市社會福利總院,1000元;2017年11月25日,蘇州市慈善總會,10000元……厚厚的幾大本日記本里也記錄著她多年來一筆一筆的善行義舉。清淡的生活如同白開水般的純凈,而精神生活確是如此的富有而高尚。

  家人的支持讓她的公益之路走得更加堅定

  何梅一直說,她做公益一定要感謝她丈夫的支持。2014年女兒要結婚,何梅和丈夫商量拿出五萬塊錢把家里重新簡單裝修一下。他丈夫表示:人家是來接親的,不是來看咱家房子的。還不如把錢送給需要幫助的人。一次其丈夫在報紙上看到有人住院遇到困難需要好心人伸出援手時,她丈夫一連打了五個電話催促在外面做志愿服務的何梅,讓她盡快聯系對方為他們送上救命的錢。就是這樣,丈夫在她背后給他力量,讓她義無反顧的投身到公益事業上來。

  樂善好施、助人為樂已經成為了她的終身事業

  何梅從30年前開始便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一分、五分、一角到現在的10元、20元的將“零錢”存到零錢罐里。零錢攢到了一定程度,就取出來換成整錢。隨著時間的積淀,到今年足足30年光景,曾經的“零錢”已經累積到10200余元。除了正月初五的時候,她去市社會福利總院參加蘇韻志愿活動,給了孩子們壓歲錢和購買了108元的牛奶和蘋果各一箱。其余的一萬元也有了它的好歸宿。之所以有這一行為,源自于多年前的一次“囧事”。那是在1989年那年春節,何梅像往年一樣帶著5歲的女兒去常熟老家探親,計劃如往年一樣要給父母一些錢。可是萬萬沒想到,錢包意外遺失,這可把何梅急壞了。又急又惱但又不敢將事情和母親講,只告訴母親錢都被自己用完了。返程時向母親要了一些路費,為了省錢只能放棄乘坐公交返蘇,而改做票價便宜而又耗時的輪船。這樣的一次經歷,讓何梅深深的感受到遇到困難時、身無分文時的尷尬和難處。她下定決心,每天都要省出一點錢來,將來幫助那些有困難的人。不再讓別人經歷她的“囧境”。就這樣家里的餅干盒、小熊儲蓄罐、玻璃瓶開始承載著這份希望和愛心。不管遇到什么樣的事情,何梅都沒想過要把這筆“存款”使用掉。她牢牢記著自己的承諾,要把這些錢贊起來幫助別人。30年的光陰積淀的不僅僅是壹萬元的愛心善款,更是催生了善良品格之花。

  何梅是一名普通的退休居民,收入微薄的她卻是一個打骨子里散發著善良的人。她是社區里的積極分子熱心居民,積極參加孝老敬親、鄰里互助活動。她的身影經常出現在醫院、火車站、敬老院、福利院里。園區、新區,基本上蘇州的每個角落都能看到他服務的背影。每逢節假日,她會自掏腰包為孤寡老人、福利院的孩子們、奮戰在一線的環衛工人們送去夏季的西瓜和飲料、重陽節的糕、新春的祝福和團年飯。面對遇到困難的人,她更是慷慨解囊為他們解燃眉之急。2015年11月份電視播出的關于貧困學生小銳銳的事情,何梅便主動與他們取得聯系。帶著一千元左右的生活用品和吃的東西獨自到吳江看望小銳銳。聽小銳銳的班主任講,目前也有很多好心人捐助了錢。現在孩子更需要母親般的關心與關愛。就這樣,小銳銳有了何媽媽。每到寒暑假何梅都會接小銳銳到蘇州來玩,在小銳銳過生日的時候都會與她一同慶祝。就這樣,小銳銳已經和何媽媽一起度過了三個快樂的生日。何梅表示:等小銳銳走出了困境以后,她再去幫助其他有需要幫助的孩子。

  何梅定期向蘇州慈善總會、紅十字會進行捐款,并且在蘇州慈善總會設立個人慈善基金來幫助更多的人。何梅的性格更是嫉惡如仇,在路上如果遇到什么突發事,不論是老人跌倒還是交通事故,他都會及時伸出援手。南環第三社區黨委書記趙雪江表示:幫助別人已經融入她的每一滴血液,樂善好施已經成為她的一種習慣和品格。

  一個柔弱的肩膀,挑起了生命的重量

  何梅是他老公眼睛里了不起的女人。居住在他們對門的鄒師傅一個人獨居,預防有事,鄒師傅的愛人早在十幾年前就把鑰匙交給值得信任的何梅夫婦。幾年前鄒師傅的愛人因去世,鄒師傅成為了獨居老人。2017年2月3日大年初七的凌晨,何梅突然接到了來自鄒師傅的求助電話。事發緊急,何梅二話沒說拎起包拿了鑰匙就出了家門并撥打了120。當推開鄒師傅家門時,一股血腥味撲滿而來。鄒師傅不停的在咳血,床上、地下到處都是血,何梅急忙幫鄒師傅穿好衣服等待120。瘦弱的何梅咬著牙堅持與其他三個醫護人員一起把鄒師傅從四樓抗下來,感覺很累。到了醫院馬上進搶救室,何梅跑前跑后、還幫忙墊付了醫藥費。等到鄒師傅的兒子趕到醫院后,何梅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當何梅先生得知事情的經過后表示:你這個女人真的很了不起,遇到事情總是一個人扛。鄒師傅的女兒從上海趕回蘇州,還特地向何梅表示感謝:我爸爸的命是你救的,你幫了很大忙。

  看淡生死,為捐獻遺體做了家人13年的思想工作

  2017年3月31日,何梅終于征得家屬同意后成為一名光榮的遺體捐獻志愿者。為了征得家人同意,她做了女兒13年的思想工作。

  何梅小的時候,有一次暑假一群來自蘇州醫學院的學生們來到鄉下度假。在和他們聊天時,懵懂的她知道了原來心臟、肝臟移植可以救人命,眼角膜可以讓盲人復明。要想成為優秀的醫學工作者還需要不斷的練習打針、解剖等基本功。初次接觸了“捐獻遺體”這件事。在她幼小的心里便萌發了自己也要捐獻的想法。當何梅爺爺去世的時候,她和還不懂事的女兒說:人去世了還要埋在土里,這個沒有意義。

  后來女兒長大了,何梅也鑒定了自己的想法“捐遺”。 申請書需要家屬簽字才能生效,但是女兒舍不得媽媽堅決反對,并表示:蠻好一個人,被東挖西挖的。而何梅解釋道:如果火化不也是化成了灰嗎?捐出去還能幫助到很多人。這件事成了何梅的心病,一直做丈夫和女兒的思想工作。2017年初,何梅到紅十字會領取了表格,填好所有信息,獨缺家屬同意的簽字。當時女兒懷孕待產,每天何梅為女兒做飯。更加緊了做女兒的思想工作。2017年3月30日,何梅對女兒說:捐遺是母親的一個心愿,如果你不簽字,我將來死也不會瞑目的。女兒說:“我想不到,我馬上都要生孩子了,你還在和我談這件事。好吧,我就滿足你吧”。得到了女兒的同意,何梅急忙把申請表給女兒。女兒哭著在申請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抹著眼淚說:“媽媽你開心了,可是我不開心,我舍不得你”。2017年3月31日,何梅終于拿到了那張夢寐以求的證書。內心無比輕松和喜悅。何梅把捐遺證書和一本厚厚的記載著捐遺者事跡的宣傳冊交到女兒手中。看過宣傳冊后,女兒也被捐遺志愿者的事跡所感動并表示:竟然有這么多人愿意做這樣的事。媽媽,你很了不起!我早該支持你。我要向你學習,以后也要像你一樣。

  梅花般的女人值得尊敬和愛戴

  在公益的道路上一路行來,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和贊譽,先后被評為由蘇州市青年志愿者協會頒發的2017-2018年度蘇州市十佳志愿者、2017年度紅十字會優秀志愿者、2018年度陳霞愛心義工隊優秀志愿者等殊榮。面對這些榮譽,何梅表示:自從參加了公益活動,感覺自己比以前更加年輕了。能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幫助到別人,充實而又開心。如詩中所寫“不要人夸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何梅正是不忘初心、堅持自己的夢想,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公益事業中去。

  何梅書寫的公益故事還在繼續,希望在公益的道路上你我攜手同行,譜寫那些春天的故事。


編輯:蘇州姑蘇區婦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