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彩APP

一把刻刀傳百年——省“聊一聊我家40年”演講大賽三等獎作品
發布日期:2018-11-12來源:
  

 

    我叫劉夢溪,我家在陽澄湖畔,祖孫四代都與“手藝”為伍,是個“工匠世家”。我們用刻刀雕刻著作品與歲月,更生動詮釋著工匠精神與堅守;長輩們言傳身教,溫良淳厚的家風體現著傳承之美。

  我的爺爺,今年80歲了。從15歲時起,便跟著我的太爺爺劉杏卿學木匠學雕花,一生以木匠為生,贏得了“劉半仙”的美譽。

  爺爺總是閑不下來,這些刻刀就是他的“寶貝”,大多還是太爺爺傳下來的,時間最長的已有100多年。

  “荒年餓不死手藝人。”這是爺爺常掛在嘴邊的話,也正是這句話,爺爺根據天賦和興趣讓我父親學習了磚雕,我大叔學習木雕,我二叔學習石雕。

  我們一大家就在這生活。出院門五十米就是我父親的磚雕工作室。

  我父親劉一鳴精心研究蘇派磚雕,在吸收借鑒其他磚雕藝術流派精華的基礎上潛心鉆研,認真學習工藝美術理論并與實踐相結合,做出了很多磚雕精品。值得一提的是,二〇一一年為中國國家博物館制作的磚雕貴賓廳了,當我們拿到清華大學所設計的圖紙時就犯難了,圖上的牡丹非常漂亮,但是磚雕會在畫面上留下許多的拼縫,那就會很難看了。為此我就和父親召集了爺爺、大叔、二叔一起研究怎么樣才能把作品做到“天衣無縫”,那些天我們爭辯、實驗,最終確定采用“鑲嵌”的技法,上百塊金磚拼積成的牡丹圖案,在表面真正做到了天衣無縫,當作品落成的那一刻,聽到人們的贊譽聲,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值得。就在當年,父親被評為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蘇派磚雕也被列入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就在2016年還獲得“榮譽磚雕大國工匠”的稱號。經過那次的歷練,我看見了長輩們對工藝的那種精益求精的追求,同樣也奠定了我工藝人生的基礎。

  改革開放給我們“手藝人”帶來了機遇。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視和保護,讓手藝人們有機會更好的去傳承創新和發展。我們劉家的手工藝已經傳承到了第四代,我大學畢業后跟隨父親學習磚雕設計制作,至今已有八年,剛開始雖然人在工作室,但是心并不安定。工作間里很灰,到處都是磚灰,提腳走進去,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只粽子,一雙手每天要去洗幾十遍,父親看著這樣的我,默默的在我身邊坐下,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心里,一邊輕輕揉著一邊和我說:“我知道女孩子都愛漂亮,可是怎么辦呢,爸爸就你一個孩子,我這些手藝要是傳不下去了還真的是非常遺憾啊,這些是手藝,也是責任。”看著父親眼中的那份堅守,我似乎懂了。就在2017年我獲得了“指尖蘇州 十佳巾幗匠星”的榮譽。

  我很喜歡去大叔的紅木廠,大叔特別喜歡讀書,他高超的技藝和樂觀的人生態度深深感染著我。

  大叔說,我們劉家幾代人都是“一根筋”,“無論什么時候做什么事情那都是一板一眼,嚴謹踏實。”

  現在大叔還手把手的帶著侄子學技藝,就是想著要把劉家的這份匠人精神給傳下去。

  我的二叔,小時候也是跟爺爺學雕刻,在蘇州工藝美院雕塑系畢業后就一直從事石雕工作,他有很多漂亮的作品,去年還為我們陽澄湖鎮制作了一尊沈周的雕像。現在二叔的石雕廠在離家五十多公里的地方,但是他每周不管多忙總是會回來看爺爺奶奶,還會和我們一起討論工藝上的一些問題。

  在我們家,傳承的不僅是技藝,還有良好的家風。爺爺是個工作狂,奶奶任勞任怨的陪伴,空的時候他們就喜歡在這張雕花床上逗引小孩子,因為這張床是60多年前二老結婚時,爺爺為奶奶親手打造的。

  知道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爺爺心潮澎湃,他經常跟我們說,家里的幸福生活都是國家的政策好。前不久,他瞞著家人一人坐長途客車去了嘉興南湖參觀。回家后,他就把自己關進了他的小小工作間里面,每天除了吃飯就差睡里面了,大家都在猜,爺爺在里面干什么呢,我有一次實在太好奇,就準備推門進去看看,誰知道爺爺居然還把門給拴上了,沒辦法了那就只能等爺爺自己揭曉答案了。大概過了三個月,一天工作室的門開了,爺爺捧著一條船笑容滿面的走出來,邊走邊喊:“你們快過來看看,我打造的這條‘紅船’怎么樣,好不好,像不像”。從他的笑容中我看到了爺爺對黨的那份熱愛那份執著。

  回首往昔,我家的變化是整個社會變化的縮影。一把刻刀所代表的蘇派磚雕技藝得以傳承發展至今要感恩的是國家的改革開放和黨的政策的正確指引。


編輯:亚博体彩APP兒童部